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岐黄楼

余之为医无所求,但愿汇中做正流。致远勾深索精微,终身沉潜岐黄楼。

 
 
 

日志

 
 

感恩与感动  

2013-11-13 18:30:47|  分类: 醒世恒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徒生写的童话里有很多真实事。比如他写过土豆是从南美传到欧洲,欧洲人开始种植时不知道它的果实是长在根部的,还以为和苹果一样长在枝头,心想,怎么什么也不长出来呢?

  我在巴黎住的地方离诺伊很近。巴黎分大巴黎和小巴黎,小巴黎就是巴黎市,诺伊是大巴黎的一个市。我到诺伊去玩很方便,走走过去就可以,那是一个特别有钱的富人区,路上没有几个行人,我走过西班牙学校,美国医院,圣女贞德教堂,还看见一个十分漂亮的养老院,我站在养老院的门口往里瞧,能在这里面度过老年岁月,那么年老了还会很害怕吗?有一个很老的人正围着里面的花园在慢慢走路,戴着贝雷帽,我向他问好,他也向我问候,我们都说的是“Bon-jour”(你好)。

  这样,我就已经来到市政厅了。这个富人区的市政厅一点儿也不金碧辉煌,比起我住的那个城市来,简直谦和无比,像个穿着整洁的旧衣衫的仆人,让你敢一脚跨入,在里面兜一圈,东看看,西看看,如果遇到市长,你还没有说“Bonjour”,他已经说“Bonjour”。实际上,这儿的所有市政厅都可以一脚跨入,还可以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下,微笑地看着吊灯,或者微笑地一言不发。萨科齐就在这里当过市长,后来才当了总统。

  等我从大厅里走出来,看见什么了呢?看见门口广场上的一座高高铜像,不是骑士,不是王公和将军,而是一个站着的,在仔细、爱惜地削土豆的男人。

  我立刻想到安徒生写的那个故事《创造》。

  我仔细地看着铜像下的文字。他叫帕尔蒙·提尔。1757-1813。

  他是一个推广土豆种植与食用的法国人。

  土豆从南美传到欧洲,欧洲开始不会种植,后来学会种植,知道果实是长在根部的,却不敢吃,不喜欢吃,土豆被叫做“毒苹果”。于是这个铜像上的人开始推广。土豆流传开来,成为粮食和菜,后来的饥荒年代,因为有了这个根部的果实,无数的人不被饿死;现在的欧洲餐桌,从宫廷到平民,这种“苹果”也总在台面上,和最好的葡萄酒、鱼子酱在一起,和面包同等。

  土豆给了安徒生童话灵感,给了欧洲生机和几百年的热情洋溢、诗意智慧,也给了整个世界活着的机会和可贵的笑容。比如我,就是那么喜欢土豆,上海人好听地叫它“洋山芋”,我从小喜欢吃洋山芋,没有厌烦的时候。

  我站在铜像前,看着他仔细、爱惜地削土豆,很想对他说:“Bonjour!”也很想安徒生,他写的那个童话故事,现在竟然在一座雕像里,在我面前,站在诺伊市政厅的广场上,这个富人区谦和的市政厅门口,把一个和土豆有关的男人当成高耸的英雄,他们算是真知道历史的来龙去脉,也真会感恩戴德,明白应该纪念谁!

  我在铜像下坐了一会儿,然后离开。夏天的巴黎天空晴朗、灿烂,可是我走着,却不知道应该从哪一条路回去了。这毕竟不是我的城市,经常来,还是会迷路,我在巴黎总迷路,好在我会说“Bonjour”,我会问。我看见了一个黑人,女的,我说:“Bonjour!”我问她到我住的路易斯·米歇尔怎么走?她笑笑,指着前面的路,告诉我往前走。

  我走了一会儿,前面是一个路口。在上海,在中国,我们的路口基本是十字路口,不是前,就是后,然后是左和右;可是在巴黎,经常出现六岔路口,八岔路口,最让人数不清楚的凯旋门那儿,竟然是十七岔路口还是十八岔路口。

  现在我又站在了一个八岔路口。前方有三个岔路,左、中、右,我应当走哪一条路?我又必须问了。我又需要对人说“Bonjour!”

  我转动着头四处张望,竟然看见黑人女人远远地站在我左面的一条路上,远远地,看着我,朝我指。她指的是我右前方的那条路。我也指着右前方的路示意:“是不是这条?”她点点头:“是的!”

  她离开我很远,她一直没有离开,我们完全不认识,在这个富人区的路口。我心里涌起无法写出来的感动。这真是一个离开漂亮很远很远的黑人女人,可是在这个路口,她善良、友好得那么完美,她站在那里,像一座远远的铜像。只是,她不高耸,她眼里的神情是活的,她在用手认真、善良、友好地给我指路。

  我回到了住地。路过超市时买了土豆和西红柿,要为自己做洋山芋西红柿蛋汤,这是我从小喜欢的汤。

  安徒生那个童话里,一个年轻人想当诗人,但是他埋怨自己出生太迟,值得写的事情已经全被写尽。他去找一个有智慧的巫婆请教,想知道还有什么可写。于是巫婆就讲了土豆的故事,还让他仔细看路上的行人,可是他既对土豆的故事没有兴趣,也看不见路上行人的神情,巫婆只能告诉他,你当不了诗人!

  幸好,我总有兴趣,也看得见。

                     ——梅子涵《读者》2013年第21期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