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岐黄楼

余之为医无所求,但愿汇中做正流。致远勾深索精微,终身沉潜岐黄楼。

 
 
 

日志

 
 

尘寰怪杰与文苑鬼才(一)  

2013-11-17 14:51:11|  分类: 温故知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扬州八怪”是一个人们并不陌生的名字,但这“八怪”究竟都是些什么人?能说得清楚的就不多了。问问周围的人,他们都说,不就是一些疯疯颠颠穷愁潦倒的书生吗?不就是那些动辄泼墨数斗,下笔怪怪奇奇的画家吗?不就是那些有官不做,做也不成,只好卖画糊口的文化商品生产者吗?如此种种,不一而足。真能让大家都叫得出名字来的就只有一个郑板桥。其余稍多一些人知道的也就是金农、李鱓而已。再就是张三李四各执一说。这也难怪,“八怪”指实,一开始就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清末汪鋆首先在《扬州画苑录》中提出“怪以八名”之后,各家才陆续拿出自已的名单来。久寓广陵的凌霞撰《扬州八怪歌》,指名为郑燮、金农、高凤翰、李鱓、李方膺、黄慎、边寿民、杨法八人;而卜居扬州十载的黄质在《古画徵》中却以陈撰、高翔、罗聘、汪士慎易其金农、高凤翰、黄慎和杨法;李玉棻在《瓯钵罗室书画过目考》中则又是另外一些面目。李虽与扬州没有什么渊源,但他提出的却是一个最为流传的排名榜。他们是:罗聘、李方膺、李鱓、金农、黄慎、郑燮、高翔、汪士慎。另外,葛嗣浵的《爱日吟庐书画补录》、陈衡恪的《中国绘画史》、郑午昌的《中国画学全史》等等,都从各自不同的角度出示了不同的座次表。而俞剑华先生在《中国绘画史》中则认为虽有八怪之名,其实不只八人之数,所以他提出一个调和的办法,合诸家名单,“列其同者于前,而列其异者于后”因为各家所提到的人都是活跃于维扬画坛的高手,他们的画也都是“足以当怪之名而无愧也”。我很赞成这个意见,所以这本《扬州八怪》,便不囿于一家之言而去圈定哪八个名字来做文章。卞孝萱先生说得好,“我们对于‘八怪’的研究,是作为一个革新的画派来研究的”。各家所提名单,求同存异达十五名之多,我们需要介绍的是一个艺术、文学人才群体。

              ——黄琳《扬州八怪.代序》岳麓书社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