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岐黄楼

余之为医无所求,但愿汇中做正流。致远勾深索精微,终身沉潜岐黄楼。

 
 
 

日志

 
 

随感诗(沧桑)  

2013-06-02 09:18:53|  分类: 随感诗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里去戍边,塞上枕戈眠。

一封相思信,沉睡两千年。

古今多少事,在人亦在天。

文字能载道,沧桑知后先。

          ——张鸣钟

    附:爱情与时间

      

几年前,途经阿拉善,在不大的额济纳旗文博馆内,看到了一张翻拍的古代汉简照片。这是一封出土于居延海附近的距今两千多年的情书,同时也是目前所发现的几万枚居延汉简中唯一的一枚“情书”。情书写道:“谨奉以琅玕一,致问春君,幸毋相忘。”只有14个字,“春君”系一女性名字,而琅玕指美玉。简上只有称呼,没有落款,系知名不具,男人在送给妻子或恋人礼物的同时,还叮嘱她不要忘了在大漠戍边的自己。

这封没有寄出的情书,不知何故在巴丹吉林戈壁下沉睡了将近2000年。我想,如果它被寄出了呢?他心爱的女人又在哪里?也许在小桥流水的江南!也许在沃野千里的中原!也许在燕赵齐鲁的海边!这封情书,顺利地话,要在路上颠簸一年甚至两年,这迢迢的邮路就是成本,14个字牵着的是两颗心:女人倚门望穿天边,男人塞上孤枕难眠。爱情的成本,有相思,有惦念,还有考验。而唯一能够考验爱情的,从古至今都不是金钱,而是时间。

     ——狄青《读者》2013年第8期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