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岐黄楼

余之为医无所求,但愿汇中做正流。致远勾深索精微,终身沉潜岐黄楼。

 
 
 

日志

 
 

尘寰怪杰与文苑鬼才(六)  

2014-01-15 19:02:03|  分类: 温故知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化传统也是形成“八怪”这一流派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我们很难想象,师承王时敏的太仓派和虞山派能有“八怪”的作为,理所当然的只有直接或间接受青藤道士和石涛和尚影响的一群人才能打出这“怪”的旗号(尽管这商标是后人贴的,但当时确实客观存在)。徐渭诗文恣肆,敢反儒家传统;文学批评强调独创反对模拟;绘画大笔淋漓,多有创意,与陈道复共称“青藤白阳”。原济的独创更提出了“笔墨当随时代”、“法自我立”的口号,作品意境新颖,一反当时仿古之风。他们的绘画创作在扬州一带广为流传,影响深远,从青藤白阳到石涛的创作理论和实践,为扬州革新画派的出现创造了理想的文化氛围。待到“八怪”这一批人物出现的时候,又恰逢一个商品经济发达,社会渴望变革,新的追求与新的刺激交炽碰撞的时代,现实的文化土壤,为新一代艺术家们狂怪的创作心理、艺术倾向与青藤、石涛老一辈革新文化理想的直接遇合提供了最佳契机。终于促使“八怪”得以拔地而起,自成气候,形成了一支事实上存在的艺术流派队伍、维扬画坛革新派的主力军。

           ——黄琳《扬州八怪.代序》岳麓书社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