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岐黄楼

余之为医无所求,但愿汇中做正流。致远勾深索精微,终身沉潜岐黄楼。

 
 
 

日志

 
 

尘寰怪杰与文苑鬼才(八)  

2014-01-22 15:53:36|  分类: 温故知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另外,要特别提到的是那个嶰谷,半槎的小玲珑山馆,主人好客,以友朋诗书画卷为癖,交纳四方文士,结邗江诗社,绘画咏觞无虚日。那里,实际上成了骚人墨客的俱乐部、扬州文学艺术研究所,更是人才、信息、创作技术、文化产品的交流市场。“八怪”们很好地利用了这个市场,充分地显示着各自的才华。马氏昆仲,虽是商业巨子,由于长期和文人们打交道并受古籍的熏陶,格调不低,很有儒商的气质。二人不仅自已都有诗名,而且很乐意为文学艺术事业的发展投资,为文士们提供种种方便的条件,能以最快的手段将各家的创作成果及时送往市场。艺术家与商人的结合,既提高了商人的文化品味,也促进了艺术作品向商品的迅速转化。扬州作为一个经济发达、资本主义已有萌芽的繁华都市,各阶层的人们在文化商品的选择上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喜新厌旧、追求刺激的风尚,以卖艺为生的“八怪”们“法由已出”的画风,正好满足了这种普遍的求购心理。反过来说,也是市场引导创作,强化了“八怪”画风的特色,促进了革新艺术流派的形成和发展。与商人结合,走向市场,是“八怪”活动方式的一个十分突出的特色。值得很好地总结和研究。虽然郑板桥也曾极力反对与商人结合的方式,愤愤宣称“学者当自树旗帜。凡米盐船算之事,听气候于商人,未闻文章学问亦听气候于商人者也。吾扬之士,奔走躞蹀于其门,以其一言之是非为欣戚,其损士品而丧士气,真不可复述矣!”但遇具体情况还得具体分析,具体对待,特别是书画作品作为商品出现走向市场的时候,就不能与文章学问一概而论,更不能排斥商人流通领域里的重要作用。郑板桥为马秋玉画扇时,居然委婉地表达了“墙东便是行庵竹,长向君家学化工”的意向。这个态度是实事求是的。李鱓、金农等也都发表过与郑板桥同样尖锐的观点,但他们也都同样没有排斥与商人的交往和合作。很多学者十分忌讳谈这一点,其实大可不必。市场考验也是检验艺术作品存在价值的一个重要手段。

                  ——黄琳《扬州八怪.代序》岳麓书社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