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岐黄楼

余之为医无所求,但愿汇中做正流。致远勾深索精微,终身沉潜岐黄楼。

 
 
 

日志

 
 

尘寰怪杰与文苑鬼才(九)  

2014-02-04 09:42:28|  分类: 温故知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怪”是一些在绘画艺术领域里的全能型人才,他们大胆冲破传统、努力创新;注重实践,师法自然;充分运用诗书画印的巧妙结合,把绘画艺术中抒情写意的一支推向极致,把中国文人画推向了一个全新的历史高峰,其对后世画坛的影响几乎可与唐诗、宋词、元曲对后世文坛的影响相媲美。当时的市场考验,就已说明了它的社会地位;今天仍被广为称颂,进而证明了它的历史影响。这一点是有目共睹的,无须赘述,下面我想说说他们的诗文。

“八怪”成员都工诗文,在文学方面造诣很深。不少画作必有题,题必有诗,诗必精妙。“丹青吟咏,妙处相资”,“画难画之景,以诗凑成”,使画境更臻完美,品格弥高,表明了对世事万物的洞察理解,抒发着强烈的政治感情。但因文名为画名所掩,没有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他们的诗文创作主张,亦如绘画艺术,特色显著、影响深远的仍是高举变革的大旗。他们抨击科举,厌恶八股,敢破传统,独抒性灵。其突出的代表人物当首推郑板桥,他在《板桥自叙》中宣称:“板桥诗文,自出已意。”“或有自云高古而几唐宋者,板桥则呵恶之。曰:吾文若传,便是清诗清文;若不传,将并不能为清诗清文也,何必侈言前古哉!”今人读其诗文词曲,仿如春风扑面而来,绝无半点陈腐的学究气味。其十六通书信,想写什么写什么,写到哪里算哪里,人情、世态、家常琐屑,脱口而出,无所不谈,写得极有情致;其余序跋之类,亦无定法,抒情议论,纯任自由;其札记竟能毫无隐讳地将自已的风流韵事娓娓道来,这对当时专习科场文字和遵奉儒家正统的知识界,真不啻是一种无情的蔑视和锋芒毕露的挑战,这大概也正是人称真气、真意、真趣之所在吧!诗亦如此,情真事切,活泼清新,指斥时弊亦能做到“于嬉笑怒骂之中,具潇洒风流之致”。词则更多情味,曲尤亲切动人,《道情》十首,虽曰“唤醒痴聋”“觉人觉世”,实无丝毫说教,只觉朴实清疏。其次是金寿门,他也是个不受传统规范的自由作家。其写词长短无定,情多宜长则长,事约当短则短,决不受词谱的约束,长篇用字八十有余,短至只有十多个字。他曾自我介绍说:“昔贤填词,倚声按谱谓之长短句,即唐宋以来乐章也。予之所作,自为已律。家有明童数辈,宛转皆擅歌喉,能弹三弦、四弦,又解吹中管。每一曲成,遂付之宫商,哀丝脆竹,未尝乖于五音而不合度也。”他强调自我艰苦探索,决不肯落前人窠臼,在其《新编拙诗四卷手自抄录付女儿收藏杂诗》中自我总结说:“圣代空嗟骨相癯,常裁别体辟榛芜”,“只字也须辛苦得,恒河沙里觅勾金”。他咒骂清庭科举的昏暗,在《鲁中杂诗》中愤激地指斥“国中所见皆糟粕”,痛陈自已“欲续么弦调不同”。板桥和寿门的文学主张与创作态度,在尊古、仿古盛行的时代,可谓光彩夺目、充满生机,代表着当时创作的发展新方向。

         ——黄琳《扬州八怪.代序》岳麓书社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