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岐黄楼

余之为医无所求,但愿汇中做正流。致远勾深索精微,终身沉潜岐黄楼。

 
 
 

日志

 
 

尘寰怪杰与文苑鬼才(十一)  

2014-02-08 15:49:27|  分类: 温故知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研究“八怪”诗文,最不能忽略的还有他们清醒的现实主义精神和同情广大劳动人民的深厚情感。郑板桥“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那样的诗句,世世代代拨动着读者的心弦。其《逃荒行》、《还家行》诸篇,直与杜诗三吏、三别同调;《悍吏》、《私刑恶》等所描绘的都是一幅幅惨绝人寰的图画。清代繁荣掩盖着的官场黑暗与社会矛盾,被他放电影式地一幕幕展示出来,触目惊心,催人泪下。这种内容、这种情感的作品,构成了板桥诗作基调的最强音,使他的名字至今活在人们的心里,这就是天下无人不知有板桥的原因。高凤翰的《蝗虫谣》采用通俗自由的表达形式,代替无数苦难的民众说出了欲说而未能说出的心里话,是一纸声泪俱下控诉黑暗社会的讨伐书。蝗灾可怕,吏祸尤残,“蝗食苗,吏食瓜;蝗口有剩苗,吏口无余渣。女儿哭,抱蔓归;仰空号天天不知,吏食瓜饱看蝗飞。”在那个文狱屡兴的年代,这样的文字的确是拼着性命的呐喊,堪称暗夜的火种。难怪有人把它与郑燮的《逃荒行》、《还家行》并称诗史。“八怪”面对清朝的黑暗统治,全都表现出了不同程度的清醒意识,或直率或隐晦、或多或少地对它进行了揭露,金农《感春口号》“不是撩衣懒轻出,满山荆棘较花多”,是对那个险恶社会生动而形象的艺术概括。李鱓题《天竹水仙图》“辕门桥上卖花新,舆隶凶如马踢人;滚热扬州居不得,老夫还踏海边春”,则是直言不讳了。李葂的《燕子矾》“年年高卧非关懒,许大江南没外飞”道出了“八怪”一类知识分子的共同命运。他们忍受压抑,没有驰骋理想的自由空间。“一种春风分厚薄,梅花吹老杏花黄。”社会对他们是不公正的。像“八怪”这样正直的同情劳苦大众的人,哪里会有他们的春风得意呢?就是捞到了一官半职,那又如何?兢兢业业颇有政声的高凤翰,居然“一夕春苔变夜霜”。上司几句谗言就把他扼杀了,系狱丢官,贫病而死。“心恶时流庸俗语”的李复堂,尽管“为政清简,士民怀之”,仍不免“两革科名一贬官”,罢归终老。“当户已愁锄欲尽”的那个早已察觉危机仍想挣扎的李方膺,尽管群众爱戴,领导就是不喜欢,一席谗言,叫他撤职受审,当了三年“贪污分子”;最后虽然摘帽,但这当户之兰终被锄掉而从衙门里彻底滚蛋了。所幸的是这些被锄者不改“怪”性,“自笑一身浑是胆,挥毫依旧爱狂风”。切身的体验使他们头脑更清醒,目光更敏锐。李方膺画《风雨钟馗》辅之以诗:“节近端阳大雨风,登场二麦卧泥中;钟馗尚有闲钱用,到底人穷鬼不穷。”把那些明镜高悬标榜正道的吸血鬼形象和盘托出,其艺术价值和社会意义可与两峰《鬼趣》的光彩相辉映。这就是那个时代的真实。“题诗收痛泪,挥处不成行”,我们不能抹杀“八怪”用泪水凝成的诗作在文学史上的进步意义。

          ——黄琳《扬州八怪.代序》岳麓书社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