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岐黄楼

余之为医无所求,但愿汇中做正流。致远勾深索精微,终身沉潜岐黄楼。

 
 
 

日志

 
 

明示与暗示(二)  

2014-03-21 19:51:52|  分类: 医学心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仲景在《伤寒论》“原序”中云:“虽未能尽愈诸病,庶可以见病知源。若能寻余所集,思过半矣”。读其书,强调一个“思”字。在《伤寒论》中六经证治的标题是“辨太阳病脉证并治”、“辨阳明病脉证并治”、“辨少阳病脉证并治”、“辨太阴病脉证并治”、“辨少阳病脉证并治”、“辨厥阴病脉证并治”。用其法,突出一个“辨”字。思、辨者,思考、辨析也。纵观历代医家研注《伤寒》的著述,皆系作者自己“思”、“辨”的文字记载,虽非仲景原意,都能给读者以启迪。

近年来,有些医家在其研、用《伤寒》的著述中,常将个人的一得之见,或他人的一得之说,称作“仲景暗示”,欲增加说服力,殊不知,此说不仅未能增加说服力,反而明示出作者缺乏自信。例如,冯世纶等著《经方传真》(修订版):

一、第59页,“《伤寒论》第51条:脉浮者,病在表,可发汗,宜麻黄汤”。“《伤寒论》第52条:脉浮而数者,可发汗,宜麻黄汤”。“按:以上两条都属简文,麻黄汤证已在前面详细论述,这里及后文的论述皆简略。这里只举可发汗的脉象特征,出示脉象,同时也暗示有无汗、恶寒、身疼等麻黄汤方证适应症”。

《伤寒论》第35条云:“太阳病,头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者,麻黄汤主之”。此条详证略脉,第51、52条详脉略证,前后互参,自得其全。冯氏既知“以上两条都属简文,麻黄汤证已在前面详细论述”,为何又云“同时也暗示有无汗、恶寒、身疼等麻黄汤证适应证”?岂不语无伦次,画蛇添足。

二、第175页,“《伤寒论》第126条:伤寒有热,少腹满,应小便不利,今反利者,为有血也,当下之,不可余药,宜抵当丸”。“注释:伤寒有热,暗示伤寒发汗后而仍脉浮有热之意,······不可余药者,谓不可用其他药,而宜抵当丸”。“临床应用······不可余药亦暗示不宜用汤剂”。

金代医家成无己《注解伤寒论》云:“伤寒有热,少腹满,是蓄血于下焦”。清代医家柯韵伯《伤寒来苏集》云:“有热即表证仍在”。近代医家李克绍《伤寒论语释》云:“伤寒热结在里,少腹满”,他们对“伤寒有热”,都表达了各自的看法。而冯氏对“伤寒有热”,“注解”为“伤寒发汗后而仍脉浮有热之意”。明明是自己的“注解”,却偏偏说是仲景的“暗示”。

对于“不可余药”,南京中医学院伤寒教研组编著的《伤寒论译释》云:“对于此句有两种解释,一为除抵当丸外,不可用其他的药来治疗,桃仁承气汤、抵当汤之类;一为连渣滓一并服下。前者是从病势与药力的情况来看,因为抵当汤嫌其太峻,桃仁承气嫌其太轻,且汤剂不合缓攻的要求;后者是从煎服的方法上来看,本条煎法用水一升,煎取七合,并未注明去滓,是连滓而服可知,两者都有一定理由,并存以作参考”。此按语说的多么朴实啊!冯氏则硬说:“不可余药,亦暗示不宜用汤剂”。将自己的理解,强加于仲景。

    ——张鸣钟《医学质疑录》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