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岐黄楼

余之为医无所求,但愿汇中做正流。致远勾深索精微,终身沉潜岐黄楼。

 
 
 

日志

 
 

著者与译者  

2014-07-26 15:33:04|  分类: 醒世恒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国诗人兰德写过一首《生与死》,被我国三位翻译家喜爱并翻译。这首诗的头两句被杨绛译为:“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现代作家李霁野译为:“我不和人争斗,因为没有人值得我争斗”;而诗人绿原译为“我不与人争,胜负均不值”。

从译作来看,三位文人对“不争”都有自己的理解。杨绛或认为不屑于争,李霁野或认为没有人值得他去争,绿原或认为争的结果没有意义。一个云淡风轻,世外高人,没争就知道争的无价值;一个仍有入世之意,只是没找到争的对手;一个似乎经过沧海桑田,最终判定人生无胜负。

这首诗的最后一句被三位分别译为:“我也准备走了”,“我愿悄然长逝”,“它一熄,我起身就走”。是啊,我们每个人均有一个终点,物质上争又何意呢?但人生的意义上,争一争又何妨?

                 ——佟菲《读者》2014年第15期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