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岐黄楼

余之为医无所求,但愿汇中做正流。致远勾深索精微,终身沉潜岐黄楼。

 
 
 

日志

 
 

杯贵与人贵  

2015-09-29 19:07:30|  分类: 醒世恒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几年前,我去日本,朋友知道我喜欢收藏,遂安排我去一位日本陶瓷收藏家的府上做客。老人仙风道骨,我作为后辈战战兢兢,多少有些手足无措。

  我们的话题是陶瓷。尽管有语言障碍,但我们还是谈得兴致勃勃。可能老人见我不是滥竽充数之辈,便心血来潮,从内室沏茶一杯,端放在我的桌前。我只瞥了一眼,便惊呆了:黑漆描金托盘上有一只彩瓷小杯,杯小不盈握,薄如蛋壳,上绘数只小鸡,古拙又可爱。老人示意我用茶。

  我知道此杯是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旧时曾为彩瓷之冠。有多少英雄豪杰为之折腰,又有多少富商巨贾因之倾家荡产。

  鸡缸杯的来历并不复杂。明成化皇帝贪吃好玩,追求美器。明朝刚刚经过正统、景泰、天顺三朝,百废待兴。成化帝不谙政事,却熟悉各类小技,斗彩鸡缸杯在成化年间诞生并发展不是偶然。青花勾线,填以彩色,柔和淡雅,一出世即受万人追捧。

  这只斗彩鸡缸杯是老人在20世纪80年代以500多万港币在香港拍卖会上竞得,这平时只能在博物馆隔玻璃得见的国宝,此刻却平静地在我的面前,茶汤微黄,茶香袅袅。

  自打我知道成化斗彩鸡缸杯时,就对前人的成就心存敬意,可从未想过拿此杯饮茶,觉得自己若能拿在手上看看已是天大的享受。

  屋内静如无人。

  我右手轻轻拈起此杯,左手托稳,一口饮尽清茶,然后向老人行礼道谢。我说:这是我这一生喝过的最昂贵的茶了。

  老人说:茶不以杯贵,却以人贵。你是贵客、知音。

——马未都《读者》2015年第19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